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外界关注

【封面人物】赵红:一本回忆录 一段岁月情

发布日期:2019-05-06   阅读:次   字体:[大] [中] [小]   保护视力色:

(2019年4月12日 据太行日报·晚报版)

55年前,17岁的赵红跟随晋城县第三批知青来到陵川县第一山林场插场,在这里度过了8年知青生活。2006年,赵红有了将这段岁月记录下来的念头。就这样,她和爱人用了12年时间,写下了近20万字的纪实回忆录《难忘的知青岁月》。

W020190412372315714113.jpg

  A 花甲之年开始搞创作

  3月29日上午,记者在办公室见到了赵红,还有她写的纪实回忆录——《难忘的知青岁月》。

  采访还没开始,赵红先是从包里拿出了厚厚一摞手稿,有的是稿纸写的,有的是白纸写的,而且这些手稿多处已经有些褶皱,看上去有些年头了。“这些是我最初开始写的时候的手稿,家里还存放着很多,我写这本书就是想把它做一个人生的总结,”提及写书的初衷,赵红略显激动。

  赵红本名赵金桂,今年72岁,上世纪六十年代曾经在陵川县第一山林场插场,是一名老知青。1972年,她回到长治惠丰机械厂参加了工作。上世纪九十年代,赵红开始自主创业,她开过门市部,办过门窗厂,还经营过礼品鲜花店。然而那段8年的知青生涯始终占据着她整个情感,令她无法自拔。

  “我文化水平不高,何况那段知青生活经历已经过去几十年了,要想把故事写得生动感人,对于我来说还是挺困难的,”赵红说,经历了一番思想斗争后,2006年6月的一天她才开始动笔,最初起的书名叫《一个女知青一生的追求与磨炼》。然而当时正值门窗厂最繁忙的阶段,结果仅仅起草了个开头就中断了,她只好将草稿用一块大红布小心翼翼地包好珍藏起来,直到2009年陵川县第一山林场举办建场50周年大庆,她和知青们再次回到那片熟悉的土地,当看到陵川县第一山林场以及山区、乡村发生的巨大变化,才再次萌发了继续写作的决心。

  2016年,赵红终于完成了近20万字的回忆录,并更名为《青春垦荒岁月悠悠》。这之后,她一遍一遍地修改,将文章重新排列、组合、衔接,最终完成了纪实回忆录《难忘的知青岁月》。

  B 历时12年完成近20万字的回忆录

  《难忘的知青岁月》一书近20万字,分为八个章节:听党跟党、激情岁月、懂得感恩、知青命运、人生归宿、实现梦想、知青相逢、天伦之乐,共71篇短文,以真实的人物为原型,讲述了上世纪六十年代知青们在漫长的岁月里所经历的一段段真实难忘的故事,有纯洁的爱情,有惊险的遭遇,也有茶余饭后的日常趣事。此外,书中还收录了许多当年插场时拍摄的老照片,很有纪念意义。

  近20万字,历时12年,6本手写手稿,20多本修改稿,修改达百次之多,这些数字的背后是赵红倾注了一辈子的心血,更是她对这段岁月的情感寄托。

  从2006年动笔到2016年完稿再到去年印刷出版,12年间,赵红的心思几乎全部放在写书上。在开厂期间,白天工人干活,她就在办公室里写,2010年厂子关闭后,她加快了写作速度。赵红家住的是独家院,她白天一般都是在院子里写,不过因为院子用玻璃封了顶,夏天太热,冬天暖洋洋的却很舒适。有时候半夜睡不着的时候突然想到个题目,就赶紧记下来,甚至是在公园里散步想起个啥,也要赶紧回来记下来。赵红清楚地记得,2015年正月十五,别人跟着儿孙兴高采烈地穿梭在各个景区逛庙会、看灯展,她却一个人闭门苦思修改文稿。因为一门心思放在手稿上,连和家人说话的机会都少了很多。尤其是近5年来,她晚上经常熬夜写到很晚。

  去年12月,在陵川县委宣传部的支持下,《难忘的知青岁月》终于印刷成书。看到自己的手稿变成一行行铅字,赵红心里很是激动。她称,12年完成这本书不容易,但是只要一想起那段割舍不了的知青生活,就浑身充满了力量。

  C 一本回忆录倾注夫妻二人心血

  六七十岁的年纪,本该享天伦之乐,游万水千山,而赵红却全身心投入到写书上,起初,她的女儿们也有过不理解,但看到她为了这份情怀如此执著,也渐渐地明白了这件事对她的意义,甚至还帮着她校对。尤其是她的爱人,不仅主动承担家务让她专心写作,而且还帮助她一起回忆过去的点点滴滴。

  《难忘的知青岁月》一书中,大多数的故事是赵红和爱人共同回忆完成的,而还有很多是她和爱人一次次找到当年一起去插场的老知青,根据他们的讲述整理而成的。

  其中有一篇叫《采摘松桃》,就是根据老知青梁玉翠的讲述整理而成的。赵红说,梁玉翠听说她要写关于知青的书,专门找到她给她讲述了1965年自己和李桂花采摘松桃迷路的事情。这件事她也有印象,她记得当时大家好不容易才找到她俩,而这次从梁玉翠的口中她才得知,第二天梁玉翠把这个故事告诉了山里的一位村民,当时村民送给梁玉翠一个小铃铛,并告诉梁玉翠有了这个小铃铛就不怕迷路了,而这个小铃铛梁玉翠至今仍带在身上,且铃铛边已经磨掉了一块。还有一位老知青叫谢菊红,从林场调走后就一直联系不上,直到2015年,赵红才辗转打听到她在河南一家制药厂工作。电话联系之后,赵红通过QQ将完稿发给她看,谢菊红看完后很是感动,并把自己的故事写好发给了她。赵红这才知道,当年有一天在巡场的时候,谢菊红腿上扎了根刺,但是却忍着不吭气,巡场到了下一个村庄后,才自己找村民处理了伤口。这个故事就是书中的《跋涉昼夜》一篇。

  而这样的故事在书中还有很多。为保证故事的真实性和完整性,赵红不仅主动邀请知青朋友来自己家中咨询修改意见,有时她也会去其他知青朋友家中给他们读自己写的故事。在写书的过程中,那些当年一起在陵川插场的老知青再次重温那段过往,大家常常会热泪盈眶。

  一边回忆、访问,一边写作,每一个故事,每一段回忆,都深深地牵动着赵红的心。虽然这段岁月已成为过去,但却是赵红生命中不可割舍的一部分,她说,写书既是对自己人生的总结,更是对那段难忘岁月的真情记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