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外界关注

《西游记》真与陵川有渊源?

发布日期:2018-04-26   阅读:次   字体:[大] [中] [小]   保护视力色:


(2018年4月25日 据山西新闻网--山西晚报)

高家村土窑自然村口的猪头山。

本报关于泽州“三藏取经”摩崖造像的报道。

明万历四十年版《潞安府志》影印件。

    

    黑风洞、火焰洼、师傅岭、莲花山、佛子山、打猪壑、猪圈郊、猪头山、盘铺、莲花山、黄松背、黄虎掌、九莲窑、大王、小王、灵龟石、豹头沟……看到这些既陌生又感觉有些耳熟的地名、山名,许多人或许自然而然地会想到我国的第一部浪漫主义神魔小说——《西游记》。
    这些自古就出现在太行山区陵川县的地名、山名,难道真的与《西游记》有什么渊源吗?
    陵川县教师培训学校校长侯孝义经过40多年的潜心研究,给出了几乎肯定的结论:《西游记》的许多素材采集于陵川!

    从小就是“西游”迷

    地处山西晋东南的陵川县,大部分地区海拔在1200米到1600米,最高海拔达1796.2米,石质山区面积占全县总面积的43.9%。从县城沿陵辉路到陵川六泉乡境内,过该乡海拔最低处——海拔900米的东双脑村,就是河南省辉县。
    侯孝义就出生在六泉乡高家村,距离东双脑村13公里。高家村是由南掌、高家、井上、小垛、土窑5个自然庄组成的行政村,全村地处赤叶河峡谷中,赤叶河经村前的峡谷由西向东穿流而过。
    侯孝义19岁时成为村里的民办教师,转正后又先后担任过三所中学的校长,现任陵川县教师培训学校校长。“喜欢《西游记》,就是缘于爷爷生前一句话,又凭着一股好奇心,研究钻研了40多年。”4月18日,59岁的侯孝义在接受采访时说:“1998年,我在当时的《陵川报》上发表了一篇短文——《〈西游记〉与陵川有缘的推想》。”
    当时,侯孝义在标题前加了“信不信由你”的调侃语气,可文章发表后,引发一些议论,持不赞成观点者居多。面对众人的议论,起初并不在乎的侯孝义发现人们对《西游记》的关注远超过他的想像,于是,越发对《西游记》有了几分敬畏,也更想把它研究透彻。
    侯孝义记得,年幼时曾不止一次听爷爷讲唐僧取经的故事。“每至更深,老爷子总是点一锅旱烟,不时发出感叹:‘老唐僧就是从村子前面的这道河上过的啊。’”当时,他总以为这是劳累了一天的爷爷,又用神魔鬼怪吓唬自己去睡觉。
    初中毕业后,他跟着奶奶去串亲戚,在亲戚家里发现了一本繁体字印刷的《西游记》。“读”过全书之后,当时他就感觉爷爷的话似乎不无道理:“因为仅从家乡一些地名上推断,竟与书中有许多吻合之处。”
    他举例说,与六泉乡紧邻的辉县南寨镇境内有个孙石窑,与高家村相距约20公里,莫非是孙悟空的老家?与孙石窑村不远的沙窑村,似乎是沙僧的居所?自己所在的高家村,难道不能演绎出个高老庄来?
    从此之后,他对《西游记》的痴迷、膜拜与日俱增。手捧《西游记》总是翻来覆去地品读、思考、推测,一旦感觉有所发现,便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欲罢不能破“密码”

    拜读——发现——惊喜,成为侯孝义阅读《西游记》的三个环节。40多年来,《西游记》与陵川有缘的看法在他的脑海中逐渐形成了,且轮廓越发明晰。
    “每次有了新发现,我就想颇有底气地告诉大家,我没有钻牛角尖,只是又破译了一个新密码!”在他的眼里,《西游记》不仅与陵川有关,而且是关系非同一般,委实是太密切了。每次激动之后,他并不希望众人随便苟同自己的观点,“我仍然想听到质疑的声音。”
    “八卦炉中逃大圣五行山下定心猿”“观音院僧谋宝贝黑风山怪窃袈裟”“孙行者大闹黑风山观世音收伏熊罴怪”……从人们熟悉的《西游记》章回目录中,侯孝义总能找出许多与陵川有缘的地名来。举例说:书中有黑风山,六泉有黑风洞;书中有火焰山,六泉有火焰洼;书中有猪八戒,六泉有打猪壑、猪圈郊、猪头山;书中有牛魔王,六泉有牛皮玉;书中有盘丝洞,六泉有盘铺;书中有莲花洞,与六泉乡相邻的古郊乡有莲花山;书中有熊罴怪、熊山君,陵川古八景有“熊山吐月”;书中有黄风岭虎怪,六泉乡有黄松背、黄虎掌;书中有九曲盘桓洞、九品宝莲洞,六泉有九莲窑;书中有水帘洞,陵川古八景有“灵泉瀑布”;读者对书中印象很深的金角、银角大王,六泉有大王村、小王村;书中有老龟,六泉香磨河有一灵龟石;书中的五行山,就是现在的太行山……
    侯孝义说,他不仅迷醉于书中曲折离奇的故事情节和个性独特的神魔形象,更被作者敢于违背宗教观念、将神魔鬼怪一视同仁的胆略深深折服。
    读得次数多了,他又发现了“世外洞天”:“书中许多词语竟都是陵川本地的俚语方言。‘咯嚓’(树枝折断声),‘唿喇喇’(乱石滚动声),‘扑轳轳’(野鸟惊飞声),‘掬律律’(表动作迅疾),‘骨嘟嘟’(表山泉流淌)……这些词语如今仍在使用。”另外,书中还将“脚踝”说成“孤拐”,身体动弹说成“骨冗骨冗”,“这些都是很有代表性的陵川方言。”
    “弄喧”“过梁家火”“赖皮搪倒”“馍馍块把”“扢扑不趁手”“屹蹬蹬”“不识耍”“拐角上几年上”“上溜头白强强”“好人呀争不上手”“不犯红沙怎的来耶”“该甚个罪”……经侯孝义总结,在《西游记》中的陵川方言或习惯用语有130余处。
    另外,在《西游记》中经常出现的“葫芦”“蔓菁”“萝卜”“马兜铃”等植物、中药材都是六泉一带盛产的,而“蝎子精”“蜈蚣精”“金蝉”等妖怪形象,也能与陵川境内较多的蝎子、蜈蚣、蝉等虫类一一对应。
    若没有特定的语言环境,没有对陵川风土人情及方言的深刻了解,远在千里之外异乡他府且从不涉足陵川的外省人吴承恩,是不可能将陵川方言运用得如此得心应手、恰到好处的。每每看到这些词语,侯孝义的脑海里总是想像着:“或许吴老夫子真从陵川走过一遭?”心中产生如此想法,侯孝义感觉当年爷爷“老唐僧就是从村子前面的这道河上过的”说法,并不是指“唐僧”西天取经途经陵川,可能是指《西游记》作者吴承恩曾经到陵川一带云游。于是,他对吴承恩当年采风的路线进行了大胆的设想:从洛阳白马寺出发,绕辉县南寨镇西上,经三郊口的沙窑、孙石窑,进入陵川县的东双脑,在黑风洞小憩之后,沿香磨河峡谷进入赤叶河、高家,登上太行绝顶——六泉乡的黄松背,天地为之宽阔,老夫子便产生到了“西天”的意念。

    一条密集的素材采集链?

    随着阅读次数的增多,侯孝义思考的范围也日趋宽阔:陵川县潞城镇有东大佛掌村、西大佛掌村,那里曾经有多大个“佛”?佛掌村又是何意?六泉乡的佛子山莫非暗喻唐朝佛子玄奘?令人称奇的是,高家村的5个自然庄背后,有一道约1.5公里长的山岭称师傅岭,与佛子山相距数里之许,遥相呼应,又有什么寓义呢?六泉乡有一个村子原名为“拱山底”,距佛子山约1公里。
    “‘拱’者其谁?猪也!”侯孝义说得头头是道。书中猪八戒的栖身之地福陵山,据《陵川县志》载,坐落在县城的崇安寺,唐朝之前名叫福庆院,也叫凌烟寺,“福陵山可是缘此而来?”
    发源于棋子山岭东部的淇河,河水流下后经赤叶河峡谷、香磨河峡谷流入河南境内。据传,在商周时期,箕子曾沿着淇河上行,进入太行山到棋子山隐居,而后在棋子山创研了围棋,为后人留下了一座丰富的文化资源宝库。而沿陵辉路西上,从河南进入陵川境内,即是灵泉瀑布。走进4公里长的香磨河峡谷,离灵龟石约2.5公里,在悬崖的缝隙处有一石窟,里边似有一个石猴的头像,“近看不甚分明,若离二三十步再看便清晰可辨,栩栩如生。”侯孝义说:“仅从那石猴的一脸哀怨,就能使人萌生不尽的联想。”
    在侯孝义看来,从洛阳白马寺到陵川崇安寺数百里的路途,几乎就是《西游记》一条密集的素材采集链。而这些他所掌握的地名、山名大致以六泉乡的高家村为中心,呈辐射状向周围扩散而去。吴承恩是洞悉唐僧取经原委的历史学家,也是对我国地理环境及域外风土人情非常了解的地理学家。“但吴承恩首先是作家,而作家是需要灵感的。”侯孝义说:“究竟吴老先生是否在此产生灵感后完成巨著,有待大家论证评说,我的‘砖’倘能引出‘玉’来,岂不为我钟爱的家乡,为陵川即将崛起的旅游业再添一道亮丽的风景?”

    晋城境内《西游记》“遗迹”有多处

    与《西游记》有关的素材,在晋城并非没有,虽然西游记故事传说在国内流传甚广,但有别于其他地方的是,在晋城境内却能发现相关的实物内容。
    在泽州县柳树口镇东中村南的紫金山上,文物部门工作人员曾发现一座创建于元代的寺庙。让人惊奇的是,寺院背后的绝壁上,有元至元三十年(1293年)雕刻的精美的“三藏取经”摩崖造像,而造像中孙悟空手持的不是金箍棒,八戒手里拎的不是钉耙……
    在高平市神农镇故关村炎帝行宫正殿廊檐上,西游记人物木雕赫然其上:唐三藏、孙悟空、猪八戒、沙僧及白龙马应有尽有,而且还有脚踩风火轮的哪吒形象出现。虽然炎帝行宫创建年代不详,但庙内现存一通明成化十一年(1475年)“重修炎帝行宫碑”。这从侧面说明,这组“西游记”人物木雕的创作时间,比小说《西游记》成书时间早98年。
    《西游记》成书于明万历元年(1573年),19年后出版,距今有400多年历史。根据所掌握的资料,晋城市学者裴池善认为,这些元代“西游记”人物石雕的出现,加之在当地与其相关的实物及民间传说等资料相佐证,晋城很有可能是《西游记》故事的重要发源地(《山西晚报》2015年5月8日13版报道)。
    那么,吴承恩是否与包括陵川在内的晋东南地区有渊源?
    学术界对吴承恩的籍贯争论已久,有“江苏淮安”和“安徽桐城”两说。据清康熙五十一年版《新野县志》、清乾隆十九年版《新野县志》记载:“吴承恩,贡士,安徽桐城人,明嘉靖三十五年 (1556年)接任新野知县。”由此可知,吴承恩在河南新野做过两年知县,即1556年到1557年。而在此前,他曾是河南河阴县县令。
    2005年,明万历四十年(1612年)版《潞安府志》,以微缩胶卷的形式从日本东京图书馆引进国内。在相关的词条内,人们发现了有一位通判为吴承恩,即“吴承恩,桐城人,贡士”。这一史料,与“江苏桐城说”完全对接。
    2015年6月,山西机电职业技术学院张利在《长治学院学报》发表《潞安府通判吴承恩是<西游记>写作及其安徽桐城说的新考据》一文,文中认定吴承恩于明嘉靖三十六年(1557年)任潞安府通判,任职两年。这位通判来自安徽桐城,就是《西游记》作者吴承恩。
    潞安府是如今的长治市,与晋城市相邻,同为晋东南上党地区。
    如此一来,吴承恩在任职两年内亲身游历包括陵川在内的晋城山水风光,并非空穴来风!

    着手打造“高老庄景区”

    在高家村土窑自然庄,一座满山翠绿的山体静卧在村口通往棋子山的路旁。仔细端详:山体形似一个巨型憨厚的“二师兄”头部,微微隆起的头部两侧,两只扇形耳朵平滑垂落两侧,而中间还向前翘起一个“贪吃”的大嘴……这就是侯孝义从小经常能看到的猪头山,山谷里的赤叶河环绕而过,棋子山景区门楼就在距村口不远处的路边,而“箕子像”就高耸在棋子山山顶之上。
    2017年12月,晋城市公安局成为高家村对口扶贫单位,民警张青云来到村里担任村第一书记。上任几个月来,他无不被大山里的优美景色所吸引。在走访中,当了解到高家村与《西游记》的渊源后,脑子里便有了发展旅游的想法。
    棋子山景区的旅游公路,横穿高家村的5个自然庄,而村里不仅有明清玉皇庙等古建筑,还保存着大量的民房。“将土窑现存的180多座民房,改造成游客接待区,修建农家乐,在猪头山突出‘猪头’形象,种植相应的多彩植物,在山下建采摘区,让游客一年四季能够不间断采摘。”张青云表示,要在修缮玉皇庙的基础上,以土窑村为中心,组织以“西游记”为主题,以猪八戒故事为主要内容的文化娱乐活动,打造高老庄特色景区。
    据悉,高家村已经获得当地政府用于景区开发的辅助资金50万元。目前,村里已组织劳力在猪头山上进行树木栽种。“还要在土窑通往棋子山登山步道入口处,修建一条长500米的阶梯式水景。明年这个时候再到高家村,那可就大变样了!”谈到高家村旅游景区未来的发展,张青云显得信心十足。



    分享到: